• 論文
主辦單位:煤炭科學研究總院出版傳媒集團、中國煤炭學會學術期刊工作委員會
如果中國碳價格達到400元每噸,或將帶來什么變化?

提問者認為標題已經詳細的描述了問題的所有要點,
所以沒有再添加更多內容。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匿名 提出于2021-05-28 11:02
1 關注
0 收藏
482 瀏覽

1 個回答

煤科總院出版傳媒集團新媒體-

  歐盟碳市場配額(EUA)5月24日收盤價格達到52歐元每噸二氧化碳,相當于408元人民幣。英國脫歐后,于上周三啟動了國內碳市場,配額(UKA)價格最高達到50英鎊每噸二氧化碳,收盤在46英鎊,相當于415元人民幣。在今年初歐盟議會通過邊界碳排放調節稅(BCA)的背景下,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皮茨堡氣候峰會上進一步提出了“建立全球統一的碳定價體系”。據此假設,如果中國碳價格水平達到每噸二氧化碳400元人民幣,將會帶來什么變化?

  回到國內,5月19日,生態環境部發布了關于《碳排放權登記管理規則(試行)》《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規則(試行)》和《碳排放權結算管理規則(試行)》的公告,預計全國碳市場將在6月啟動。為了降低控排企業參與碳市場的負擔,碳市場在發展初期通常以免費配額發放為主,碳價格或處于較低水平。很多專家在地方碳市場價格基礎上有慣性思維,僅根據現狀判斷(Status Quo Bias),認為全國市場碳配額價格短期和長期都不會很高[4]。事實上,碳排放權與其他大宗商品不一樣,一方面價格受政策影響更大,碳市場的短期價格不能夠體現長期價格水平,另一方面碳排放與其他污染物有別,前者屬于是全球環境問題。

  如果五年前有哪位專家提出中國將要實現碳中和,你肯定覺得他是在異想天開。雖然現在討論2030和2050的碳排放價格,仍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我建議要提前為未來更高的碳定價水平的情景,做好氣候轉型風險管理的準備。習總書記去年提出的30/60目標,并非靜態的,今年領導人氣候峰會上提出嚴控新建燃煤電廠和煤炭總量控制路徑,實際上已經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給我國應對氣候變化的國際承諾加碼了。未來的碳價格水平有高度的不確定性,但據我了解,目前中國還沒有任何一家大型企業,為未來高碳價格情景進行過分析或開展壓力測試。

  碳定價手段包括碳市場和碳稅兩種顯性的方式,也可以通過隱性的政策手段傳導碳價格信號,比如限制新項目的碳排放,對低碳項目給予各種財稅補貼等。某種程度上,中國的個別行業體驗過高的碳價格。比如海上風電的上網電價,曾經達到0.85元/kWh,相當于每度電得到0.4元補貼。如果取消電價補貼,轉而使用碳價格政策支持海上風電,經粗略估算,假設每MWh 0.78噸碳減排(組合邊際排放因子),相當于需要給予海上風電每噸二氧化碳減排量約512元人民幣的補貼。

  補貼水平 = 0.4元/kWh = 400元/MWh

  粗略估算,海上風電每MWh的減排量 = 0.78 噸CO2/MWh

  海上風電電價補貼的等同碳價格= 400元 / 0.78噸CO2= 512人民幣/噸CO2

  類似地,美國聯邦政府提出的Form-45Q政策(每封存1噸二氧化碳,將獲得50美元的稅收返還),英國對進入倫敦市區車輛征收的11.5英鎊每次入城稅,中國對碳中和綠色建筑的獎勵政策、提前關閉煤耗高效率低的燃煤電廠等,雖然以不同形式的政策實現碳減排,都可以隱含一定水平的碳價格,大家有興趣可以自行算算。碳市場和碳稅只是碳定價的其中兩種手段,應該說是比較直觀的碳定價手段。

  回到文章的主題,如果碳價格達到400元人民幣,將給我國的產業和社會帶來什么變化?對于一輛百公里油耗7升汽車(百公里碳排放約18公斤),將增加約7.2人民幣的額外行駛成本,相當于國內百公里高速路費增加15%。按照每kWh 800克碳排放計算,居民用電成本將會增加0.32元/kWh,開一個晚上空調,不需要特別涼快,壓縮機間歇運作,將為此多支付約2元人民幣。

  對于消費者而言,400元每噸二氧化碳的影響還是能夠承擔的,但對于工業企業的效益,如果沒有市場傳導機制,影響會非常顯著。假設全國范圍開征400元每噸二氧化碳排放的碳稅或控排企業以400元每噸價格購買碳排放配額,每生產1噸鋼鐵(長流程煉鋼工藝)對應的碳排放約為2噸,碳排放經濟成本達到800元人民幣每噸鋼,而噸鋼凈利潤在效益較好的時期僅1000元人民幣。燃煤電廠的毛利約0.1元/kWh,0.32元/kWh的額外碳排放成本將會使得電廠陷入深度虧損;雖然燃氣電廠排放低一些,但也會陷入虧損。在效益較好的時期,水泥每噸凈利潤大約在100元人民幣,按照每噸水泥排放約0.9噸二氧化碳計算,360元每噸的碳排放成本將會導致水泥廠陷入深度虧損。如果上述假設成立,金融機構將會面對各高排放行業信貸質量下降帶來的系統性風險。

  事實上,我們并不需要如此悲觀,當全世界、各行業面對統一的碳價格,因為市場對能源和工業原材料的剛需,碳排放的外部成本會被傳導到產品價格,比如噸鋼價格會因此上升600至1000元,每噸水泥可能上升300至400元,上網電價可能上升0.2至0.4元每千瓦時。當所有企業面對同樣的要素價格上升,在同一個競爭水平線。另一方面,一些低碳技術得到應用,促使企業有機會在高碳價格情景下取得更高的毛利率,假如上網電價因為碳高的定價水平上漲了0.3元,使用可再生能源結合儲能能夠實現0.25元每千瓦時,或通過碳捕集利用與封存(CCUS)技術僅300元每噸二氧化碳的減排成本,都有可能會為企業創造更多的凈利潤。

  在400元每噸二氧化碳排放成本的情景下,可再生能源結合大比例的儲能將會接近商業可行(取決于儲能技術和配置儲能項目的比例),大型煤電廠結合高比例的CCUS技術也將是經濟的選項,企業大概率下決心進行低碳投資。一些工業項目的節能舉措,建筑節能材料的使用,以及在高濃度二氧化碳排放源(如天然氣或煤制氫、化肥生產)開展CCUS,減排成本在100元每噸二氧化碳以下,將成為非常高效益的減排路徑。

  高碳定價還可能給政府帶來額外的財政收入保障,假如對全國約一半碳排放源,約50億噸碳排放源統一征收400人民幣碳稅,將得到2萬億人民幣的稅收,相當于2020年全國15.4萬億稅收的13%。同時有利于避免中國出口企業面臨歐美高碳關稅風險。政府可以通過財政支持返回氣候創新和轉型表現出色的企業。當然,如果企業采取了大幅度減碳行動,這筆稅收隨著時間推移,會越來越少。

  建立全球碳定價體系雖然是圍繞巴黎協定第六條實施細則開展談判的焦點,但目前僅僅是部分國家提出的概念,還難以達成共識。我個人判斷包括中國在內的各主要經濟體實施較高水平的碳定價機制(每噸二氧化碳排放200元以上)大概率會2030年前實現。中國的政府、企業和金融機構需要未雨綢繆,做好壓力測試、制定中長期內部碳價格指引;需要有轉危為機的決心,做好技術上的準備倒逼產業轉型和高質量發展的準備。

  從國家競爭力看,掌握創新氣候友好技術,能夠低成本地實現碳減排(比如實現同等質量的零碳電力成本比美國和歐盟低),將是未來中國工業保持全球競爭力的關鍵。十四五時期應該重點支持碳減排相關技術的創新,使用公共資金、碳市場和風險資本支持技術引領的示范項目,也需要避免建設新項目的“碳鎖定”效應。

  有了充分的技術和商業模式的準備,我相信中國各行業將會有底氣和輕盈地迎接高碳定價時代的到來。一旦高的碳定價水平在全球范圍實施了,只要各行業提前準備好了,就不會是“洪水猛獸”,反而是機遇。中國古人使用二十四節氣來指導農業生產,我相信中國各行業為高碳定價機制的轉型和改造做好了準備,將好比迎接一場春雨的來臨,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作者:梁希,英國倫敦大學學院氣候投融資促進生態文明建設國際合作平臺(CIFE)副主任,中國環境科學學會氣候投融資專委會常委,中英(廣東)CCUS中心秘書長

發布于 2021-05-28 11:04
0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主辦單位:煤炭科學研究總院出版傳媒集團 中國煤炭學會學術期刊工作委員會

©版權所有2021 煤炭科學研究總院出版傳媒集團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青年溝東路煤炭大廈 郵編:100013
京ICP備05086979號-16  技術支持:云智互聯
很黄很刺激的免费视频